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余永海的博客

改变课堂教学, 引爆语文学习。学好语文读为先,教好语文由写始。

 
 
 

日志

 
 

追求明确清晰的“小语文”  

2014-07-04 01:34:22|  分类: 写读创教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追求明确清晰的“小语文” - 豫语   - 余永海的博客

针对语文课标“大语文”模糊空泛的弊病,语文学科首先就不能不明确学科的核心能力。没有核心能力,没有核心目标,学科教学就没有主心骨,就不能确定有针对性的教育教学内容。“教什么”确定不好,“怎么教”就无从谈起。整个学科教学的一系列理论与实践问题就容易坠入五里雾中,不知所云。

    中学语文学科的核心能力究竟应该是什么?这其实早已小该成为值得讨论的问题了。叶圣陶先生等教育先贤们众多语重心长的教诲早已做出了清晰科学的定位。钱梦龙先生也在多年前就做过朴素而明确的阐释:

    语文教学到底是十什么的?一言以蔽之口:指导学生正确理解和运用祖国的语言文字。简单地说,就是对学生进行母语教育。世界上任何国家的母语教育,都是公民养成教育的最重要的组成部分,这个任务必然都山国语(语文)课承担。可以这样说,中小学之所以必须开设国语(语文)课,就是为了对学生实施母语教育,以培养未来的合格公民。至于文化熏陶、品德养成、个性发展等等,都只能是在母语教育的过程中同时实现的,它们自然地交融于母语教育之中,不应是凌驾于母语教育之上的外加的东西;而语文教材的文选型特点又为这种“交融”提供了最大的可能性。

    这其实早已经是广大语文教育工作者心知肚明的事。在这次课程调研中,笔者也从与众多语文教师的交谈中进一步得到了有力印证。语文学科的核心能力,就是“能够正确理解和运用祖国的语言文字”的能力,对于高中生来说,“学会读书,学会作文”,就是其核心能

力目标。这样的能力,其他学科都不负责,唯有语文学科来负责,而且必须要负责!语文教育教学都应该紧紧围绕这一核心能力来打造教学的主渠道。

    为了更科学有效地实施母语教学,作为笼统宽泛的综介性“大语文”观念的反拨,我们下而特意提出一种追求科学有效的“小语文”观。

    说到“小语文”,这似乎远小如“大语文”喊得响亮,也似乎很小符介我们“贪多好大”的习惯心理。在传统习惯中,我们常常把自己从事的行当崇高化、神圣化、神秘化,好像非此不能突出本行业的重要性。

    我们这个民族似乎历来有个积弊:好“大”恶“小”。自古君土有好大喜功之病,庶人有故弄

玄虚、小事化大之弊。在这种积弊下,们们会把原本普通寻常之事神秘化、神圣化、崇高化,把芝麻绿豆太阳月亮化。“大跃进”“大呼隆”“大会战”“文化大革命”……口号大到天,声势震破天,以致们们找小着北,摸小着头,以晕头转向告终,以闹剧、荒诞剧告终——当然,归根结底还是以悲剧告终。

    其实,很多时候,把自己从事的工作适当“小”看一下,或许才更能窥探到它的本来而目。作为对已经呼喊多年的“大语文”的反拨,笔者在此特地强调一种“小语文”观。

    “小语文”化,就是要追求清晰性、可操作、具体化、科学化。它主张语文教育教学应该坚决拒绝笼统空洞的“大跃进”式的“大”论,反对过分地从大处着眼、从宏观出发,以致误入“大”理论观、“大”哲学观、“大”语文观的空洞无效之境。

    “山有小口,仿佛若有光。”在实施一切语文教育教学时,我们主张“小口径切入”,从文本语言的细微单位出发,从语文的具体现象出发,从教学的某种经验出发,以小见大,然后力求进入一个豁然开朗的语文教学境界……

    在“小语文”教学中,多做细小的“咬文嚼字”,少谈宏大的“人文主题”;多注重精致的语言训练,少探究繁难的“社会专题”;多做细致的分析,少做笼统的综合;多表自“小我”之点滴实感,少抒写“大我”之空洞豪情;多以小见大,少以大见小……

比如写作中的思维训练。从精细思维训练的角度看,就是把概念的外延限制在最小的范围内,把思维聚焦在某一“小点”上,然后再进行精细准确的思维推断。这样才能训练学生思维的准确性。经过一系列这样的“小”训练,才可以训练出敏锐的限制思维、集中思维的能力。而只有这样的思维训练,才能聚焦于一点,做精细的分析、精深的思考,才能有所突破,有所创新。

又如阅读教学,小小的“咬文嚼字”就是必不可少的教学内容。在特定的语境里,文句的意思不仅并没有那么“多元化”,而且更多的时候还可能只是“一元化”——“一千个读者心中只有一个哈姆雷特”。这是文本的内在特点决定的。每一篇文章中的语言都不是孤立的,字不离句,句不离段,段不离篇,从而形成一个有机的

整体、每一个字、词,总是处于具体的语言环境之中。只有处于具体的语言环境中,语言才是鲜活的、富有生命的。无论文学作品,还是非文学作品,一个字或一个词在语境中的意思总是具体可感的、清楚明晰的。如果不考虑具体语境,仅仅就其“字典词典含义”泛泛而谈,就会歪曲其在具体语境中的确切含义。同一个词,有多种意义和用法,但在具体语境中,它一般只有一种固定意义和用法。这就决定了师生在阅读课文的过程中不能天马行空,不能随意发挥,不能有“一千个哈姆雷特”,要紧紧围绕课文中的具体语境来做准确理解,而不是似是而非、含混模糊地理解。

    千万不要小看这样微观语言的“小”教学,小小的微观语言中常常蕴含着思维能力的大训练。因为语言的准确,便是概念的准确;概念的准确,就是思维的准确。

    说到思维,再补充一点,我们的传统中也不是只有综合性思维,也有很好的分析性思维。

    中国思维确实有整体综合传统,但其中也并非毫无分析。人们经常拿中医作为整体思维的佳例。但作为中医理论重要内容的“四诊”“八纲”,不也是分析吗?《周易》里是有整体思维,但其中对诸如“天地”“男女”等“阴阳”因素的述说,不也体现出分析思维吗?“易有太极,是生两仪,两仪生四象,四象生八卦”,是不是分析?古代经典中的名言,诸如“物生有两”“明于天人之分” 不都是分析吗?……而象征古代文论高峰的《文心雕龙》,其所主张的“圈别区分”“割情析采”,不是地道的分析吗?分析与综合从来都是互为依存,难以截然分开。像“一阴一阳之谓道”“有无相生”“难易相成”“和而小同”“擎肌分理,唯务折中”等经典命题,无不体现出分析与综合的统一。包括中医、农学、天文、文论、历史等领域的成就,正是依靠这种“统一”而取得的,而决非仅靠综合。

    从训练精细思维能力的目标出发,我们更应该重视相对“小”的“分析思维”。

    从语文学科的发展来看,语文的不断“小化”,恰恰使其内涵不断丰富化——概念的内涵越丰富外延就越狭小。所以,要想真正使语文教学的内涵小断丰富,真正使语文教学抗拒着非语文化的影响,真正走属于语文教学本身的正路子,就必须走“小语文”化的科学之路。语文的不断“小化”,就是不断去“假大空”化,就是不断丰富发展语文学科自身内涵的健康之路。

脚踏实地走“小语文”之路,最终一定会踏出一条语文教学的“康庄大道”,创造出语文教学的“大境界”。

(管然荣《语文学科的核心能力究竟应该是什么》节选)

  评论这张
 
阅读(71)|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